當前位置:雲英小說 > 曆史 > 大唐貞觀反王:逆子,你敢反你爹 > 第2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唐貞觀反王:逆子,你敢反你爹 第2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大哥,你累了嗎,要不青兒給你捏捏腳吧。”

五日之後。

長安城外的官道上,小青兒一邊吮吸著左手手指,一邊伸出右手拽著婦人的衣角說道。

李昊聞言回頭看了一眼,小丫頭頓時強忍疲憊咧嘴歡笑,滿臉皆是怯懦討好之意。

顯然這些日子艱難求生,早已在小丫頭心中留下陰影。

她此刻表現出的乖巧懂事,不過是為了留住這份來之不易的依靠罷了。

“不用了,大哥不累。

快走吧,今晚在前麵的小城歇歇腳,明日再進長安城。”

“好噠!”

小青兒乖巧的應了一聲。

婦人亦是虛弱的點頭應承。

李昊見之順勢揉了揉小丫頭的腦袋,看著前方夕陽下的冷清小城,眯著眼神秘一笑。

西京長安,一彆兩年,他終於回來了。

隻是不知玥兒等人可曾安好,可曾按照他的要求佈置妥當……

……

所謂小城,實則不過是萬年縣下轄的村鎮罷了。

全城唯有橫貫東西南北的兩條十字大街,居民亦不過百餘戶。

而在小城正南,有一家名為秦氏的腳店。

此刻臨近飯點,店內早已座無虛席喧聲一片。

李昊恍若無意的看了眼牌匾,便招呼著婦人與小青兒走入店內。

一群食客聞聲看了三人一眼,又自顧自的攀談閒聊,似乎對此早已習以為常。

小青兒嗅著腳店內淡淡的酒菜香味,忍不住伸出小舌頭舔了舔嘴唇,輕撫著乾癟的小肚子羨慕的眨了眨眼,卻終究未曾開口說餓。

李昊見之越發寵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腦袋,牽著她便徑直來到店內無人角落坐下。

未幾。

一名穿著麻衣的夥計走上前來,嫌棄看了眼衣衫襤褸的青兒母女,傲然問道:“小郎君想吃什麼?”

李昊極為不喜他的眼神,冷笑著問道:“佛跳牆有麼?”

“冇有!”

“黃燜魚翅有麼?”

“也冇有!”

“燒鹿筋有麼?”

“還是冇有!”

“這也冇有,那也冇有,你還問本公子想吃什麼?!”

“這……”

“哈哈哈~”

小二麵含怒氣,略顯尷尬。

周圍食客鬨堂大笑。

李昊見之擺擺手,宛如打發下人般的說道:“罷了,罷了,荒僻小店想來也無甚美食。

還是先給本公子來一盆清水淨手,再來三個炊餅將就一宿。”

“噗嗤~”

“哈哈哈~”

小二忿忿不平的轉身離去,在場食客見之再度暢快的大笑出聲,隻是此番嘲笑的對象變成了李昊。

一名矮胖食客拍著圓滾滾的肚子,嗡聲說道:“小子,老夫也從未聽過什麼佛跳牆、黃燜雞翅、燒鹿筋。

你這所謂的美食究竟是什麼,莫非也是炊餅不成?”

“大哥~”

矮胖男子聲如洪鐘,小青兒聞之極為不安。

李昊拍了拍小丫頭的小手,轉頭笑道:“佛跳牆又名福壽全。

通常選用鮑魚、海蔘、魚唇、犛牛皮膠、杏鮑菇、蹄筋、花菇、墨魚、瑤柱、鵪鶉蛋等彙聚一起,加入高湯與老酒,文火煨製而成。

其肉軟嫩柔潤,其湯濃鬱葷香,葷而不膩,味中有味,便是佛主聞之也會跳牆而來,是以名為佛跳牆。”

矮胖男子聞言不明覺厲,眯著眼沉聲說道:“小子,就連摘星樓也冇有此物,這佛跳牆該不會是你杜撰的吧?”

摘星樓?!

李承乾眸光一閃,長出口氣淡然應道:“摘星樓雖名滿天下,卻也並非不可超越。

本公子隻憑一物,便可打敗摘星樓,你可信?”

“我信你個鬼!”

矮胖男子搖搖頭,含笑不語。

摘星樓之主會製琉璃,會燒水泥,就連李世民也對其極為看重,他可不信李昊有超越摘星樓的寶物。

李昊見狀也不惱,掏出一個小錦囊,緩緩打開說道:“此物你可認識?”

矮胖男子探頭看了一眼,猛然瞪大雙眼應道:“這是精鹽!

小子,據老夫所知,京城食鹽皆來自蒲州池鹽,亦被百姓稱之為河東兩池鹽。

其中的精鹽獨供皇室與世家勳貴,絕不會賣給民間百姓。

老夫看你並非世家子弟,亦非開國勳貴一脈……

你且說說,你這精鹽究竟從何而來?!”

“嗬~

你懷疑本公子販賣私鹽?”

李昊淡然一笑,滿不在意的應道:“你且看仔細了,你所謂的精鹽可有本公子手裡這般雪白精細?

實話告訴你,此乃本公子尋獲的提煉精鹽之妙法,可以去除食鹽中的苦澀之味。

你以為同樣菜肴,是用本公子的雪花鹽美味,還是用你口中所稱之精鹽美味?”

“若真無苦味,自然是用你這什麼雪花鹽美味。”

矮胖男子滿眼貪婪的點了點頭,饒有深意的笑道:“小郎君本事了得,老夫佩服,佩服。

不過小郎君莫非從未聽聞財不露白之理?

此地距離長安二十餘裡,又正值大旱災年,難民無數,這一路上的山賊可不少啊!”

這是威脅,也是警告!

青兒母女頓時臉色煞白。

李昊見狀微笑著安撫一番,方纔轉頭說道:“山賊?

老人家,你可知宿國公程咬金?”

矮胖男子聞言一怔,眨巴著猥瑣小眼好奇點頭。

“宿國公乃是大英雄,天下間何人不知!

小子,冇想到你也有幾分見識。”

“嗬嗬~”

李承乾見之越發肯定心中猜想,接過小二送上來的炊餅,自顧自的朗聲說道:“老人家既然知曉宿國公,便當知他因功勳卓著,前幾日被陛下封為使持節,都督瀘、戎、榮三州諸軍事,並任瀘州刺史,這幾日想必便會前往瀘州赴任。

既然宿國公這等響馬頭子即將出行,你以為這沿途的山賊馬匪還敢放肆?

且本公子祖籍濟州東阿,正巧與宿國公在同一個村子裡。

老人家以為當宿國公得知本公子的本事……

是選擇貪圖些許私利,謀奪雪花鹽的製作之法。

還是大公無私的舉薦本公子入朝為官,博一善識良才之美名。”

李昊一眼落下,周圍食客頓時收斂覬覦之心。

此地人多嘴雜,今夜之事用不了多久便會傳入程咬金耳朵裡。

雪花鹽雖好,但也要有命拿才行。

而矮胖男子更是臉色頓變,綠豆小眼咕嚕咕嚕轉了幾圈,滿是狡黠的問道:“小子,你祖籍當真是濟州東阿?”

“當然!

誰會胡編自己的祖籍!”

李昊一本正經,大義凜然。

胖男子撫須微笑,迫不及待的追問道:“你此番進京,也當真是去拜訪宿國公?”

“不錯!

朝中有人好辦事,本公子自然要找同鄉幫助。”

“好!

你小子果然上道,日後必有所成!

哈哈哈~”

胖男子起身拍了拍李昊的肩膀,便哈哈大笑著,龍行虎步的向著店外走去。

李昊看著瞬間空了大半的腳店,翹起嘴角微微一笑。

不枉他十日之前特意趕往涇陽,繞行百餘裡返回長安。

若是錯過了大唐新手村的村長,他想要入朝為官怕是還要多費一番功夫。

更何況天策府舊將,他可是一個也不打算放過……

而此時此刻,方纔踏出腳店的程咬金卻突然變臉。

一言不發的騎上戰馬,冷笑著吩咐道:“程大,你即刻回城告訴夫人。

這幾日若有人自稱同鄉,一概閉門不見。

和老夫同村……

嗬嗬~

老夫自幼便在塢堡長大,何曾去過村裡!

這小滑頭還想哄騙老夫,也不看看老夫是誰!”

“諾!”

程大應聲而去,捲起一陣塵土。

卻未曾發現在其身後的秦氏腳店,一匹快馬亦如離弦之箭一般,徑直朝著長安城飛奔而去。

一個時辰之後,長安城內一座僻靜小院。

一名姿容絕美的少女隱於昏暗的燭光下,宛若凝脂般的小手拂袖提筆,輕輕勾去麵前宣紙上的一個名字。

“公子歸來,李承乾便該死了……”

少女小巧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的弧度,月牙般的明眸媚眼冷然盯著桌上的宣紙。

隻見其上從右至左赫然寫著:李承乾、李恪、長孫無忌、房喬、杜如晦、秦瓊、尉遲恭……

顯然,這是一本奪人性命的生死簿……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