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雲英小說 > 曆史 > 大唐貞觀反王:逆子,你敢反你爹 > 第3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唐貞觀反王:逆子,你敢反你爹 第3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青兒,吃飯了!”

翌日清晨。

李昊取來三個炊餅,朝著小青兒抬手喚道。

小丫頭聞言看了婦人一眼,捏著衣角扭捏應道:“大哥,青兒還不餓,您先吃吧。”

“嗯?”

李昊聞言一怔,看了眼略顯尷尬的婦人,恍然大悟的笑道:“大哥飯量不大,三個炊餅我可吃不下。

要不小青兒幫大哥分擔一個如何?”

“真的嗎?

那好,我……”

“咳咳~”

小青兒聞言頓時雙眼放光,滿心歡喜的舔著嘴唇。

婦人見之卻眉頭一皺,急忙輕咳提醒。

青兒聞之猛然縮了下脖子,捏著衣角委屈的轉著腳尖。

李昊看著紅了眼眶,神態怯懦的小丫頭,不滿的說道:“趙氏,你母女二人既然跟著本公子,日後一切便由本公子說了算。

青兒乖巧懂事,你不許再苛待她。”

“可是,小郎君也冇有多少銅板了……”

趙氏麵露急色,唯恐李昊生氣拋下二人。

她不過是想減輕李昊的負擔,難道這也有錯?

“好了!

賺錢之事你不必操心,隻管照顧好青兒即可。”

李昊擺擺手,拿著炊餅塞進青兒手裡,揉著她的小腦袋說道:“快吃吧,日後不用和大哥客氣。”

“真的嗎?

多謝大哥!”

青兒歡快的應了一聲,隨即舉著炊餅轉過身子,看著趙氏咧嘴笑道:“孃親,青兒還不餓,您先吃吧。”

“哎……

苦了你了!”

……

半日之後。

李昊不知從何處尋來一個竹簍,揹著磨破舊鞋的青兒來到景曜門前。

看著眼前巍峨雄偉的大唐都城,三人皆感到一陣心神震盪。

“長安……

本公子回來了!”

“大哥,長安城!

孃親,我們到長安城了!”

青兒探出小身子,扒拉著竹簍歡快的奶聲喊道。

李昊腦海中閃過無數記憶,深吸口氣沉聲說道:“走吧,進城。

待賣了雪花鹽秘方,大哥再帶你二人去東市轉轉。”

“好嘞!

進城嘍,進城嘍!”

小青兒歡呼雀躍,瞪著萌噠噠的雙眼,乖巧的趴伏在李昊肩頭四處打量。

李昊近年來首次感受到家人的重量,頓時探手摸了摸青兒的小腦袋,憑著記憶直奔宿國公府而去。

在他看來以程咬金的精明,一定會提前派人通知家裡。

可是當他來到宿國公府時,卻發現昨日有過一麵之緣的壯漢,此刻正攔在國公府門首。

“小郎君,國公有令,凡是同鄉一概不見,你還是請回吧。”

果決的話語,略帶幾分歉意。

李昊聞言眉頭一皺,冷笑一聲便轉身離去。

壯漢看著三人孤單的背影,於心不忍的提醒道:“小郎君!

朝廷雖允許食鹽自由買賣,也無需商戶繳納鹽稅。

但京城食鹽皆由太原王氏供應,便是國公也不好隨意插手。”

李昊聞言一怔,麵帶微笑的回首應道:“多謝指點,我明白了。”

壯漢點點頭,關上房門搖頭歎息。

不知為何,他總感覺李昊與眾不同,否則他也不會出言提醒。

“走吧,先找個地方安頓下來,我再想法子掙錢。”

李昊揹著神色憂傷的小青兒,漫無目的的向前走去。

青兒站在竹簍裡,輕輕捏著他的肩膀,奶聲奶氣的安慰道:“大哥,要不我們回河東吧。

青兒會耕地、會除草、會洗衣服、會做飯、還會燒火、鋪床……

總之,青兒會好多好多呢。

有大哥給的糧種和雪花鹽,我們省著點,一定可以熬到秋收的。”

小丫頭年紀雖小,卻早已見慣了人間悲苦。

此刻眼見李昊被人拒絕,極為擔心他因此而氣苦。

李昊聞言頓覺心頭一暖,忍不住放下竹簍抱起瘦弱的小丫頭,貼著她的小臉低聲說道:“放心。

大哥本事大著呢,一定不會讓你餓著的。

以後大哥負責賺錢,青兒負責貌美如花如何?”

“好!

青兒一定美美噠!”

“哈哈哈~”

青兒舉起小拳頭,軟糯的給自己鼓勁。

李昊見之心中陰霾儘去,招呼著眼眶微紅的趙氏便往長安城西而去。

……

舊唐書記載:“都內,南北十四街,東西十一街。

街分一百八坊。

坊之廣長,皆三百餘步。

皇城之南大街曰朱雀之街,東五十四坊,萬年縣領之。

街西五十四坊,長安縣領之。

京兆尹總其事。”

而世人皆知,長安東市僅為世家貴族服務,乃是開國勳貴與世家大族的聚集之地。

西市則是魚龍混雜,買賣雙方除了平民,還有往來的胡商。

而正常情況下,番邦異族絕不允許踏入東市半步,以免汙了大唐貴族的眼,這與後世的洋大人有著天壤之彆。

也正因如此,相較而言長安城西的房價,自然也比東五十四坊便宜不少。

但當李昊抱著青兒在西五十四坊轉悠許久,也未曾找到一處月租低於一貫的房子。

顯然他雖已做足準備,卻還是低估了長安城的房價。

果然從古至今,大部分中原百姓皆在為房子而發愁。

半數百姓奮鬥一輩子,也買不下一具鋼鐵棺材。

李昊再三斟酌,終究還是在禮泉坊咬牙租下一處小院。

幸而牙人雖長得凶神惡煞,但也還算和氣,並未敲詐逃難的母子三人。

在繳納了兩貫開元通寶之後,這處唯有兩間臥房,一間柴房的小院,便成了李昊三人接下來一月的容身之處。

“小郎君,這裡實在太貴。

若是去城外村莊暫住,頂多隻需三百文。”

趙氏心疼得直落淚,小青兒亦是忿忿不平的嘟著小嘴。

李昊見之心中越發溫暖,這顯然表明趙氏母女已把他當做自家人。

“趙姨何必如此。

錢是賺回來的,可不是省出來的。

你且安心在家照顧青兒,我去外邊找找活計,宵禁之前必定回來。”

“啊?!

使不得,使不得!”

趙氏聞言慌忙搖頭,目光堅定的說道:“小郎君身份貴重,怎可去城裡操持賤業。

您且安心在家進學,老婦人這就去找些灑掃的活計,定不會讓您餓著。”

“大哥,青兒也能幫你乾活呢!”

“哈哈哈~

青兒莫非忘了,賺錢是大哥的事,你隻需貌美如花!”

李昊捏了捏青兒的小臉,迎著趙氏焦急的目光,正色說道:“此事就這麼定了,你在家好好照顧青兒。

而且以你的本事,怕是連房租也賺不了,何時才能給青兒買一雙鞋子。”

趙氏聞言一怔。

青兒亦猛然低下頭,羞澀蜷縮起小腳趾,捏著衣角頗為失落。

李昊見之憐惜的揉了揉青兒的小腦袋,果斷揮手向著院外走去。

他離京兩年,可不是整日在外遊山玩水。

若是毫無底牌,他又怎會獨自一人返回長安尋仇。

即便他如今容貌大變,故人當麵也一定認不出他。

但想要在長孫無忌等一眾老狐狸手裡,拿回原本屬於他的一切,卻也絕非容易之事。

他未來的路,困難重重……

“小青兒,你乖乖在家等大哥回來,大哥今晚給你買肉吃!”

“肉?!

哧溜~

孃親,肉肉好吃嗎?

青兒還從未吃過呢……”

“孃親,也不知道……”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