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雲英小說 > 遊戲競技 > 淚痣中的月讀 > 第10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淚痣中的月讀 第10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鼬的房間佈置很簡單,雙開門棕色衣櫃立在牆角,寬敞的榻榻米上隻有一張吃飯用的榆木方桌。

佐助一刻也離不開哥哥,看不見鼬在身邊就哭的驚天動地。

鼬跪在方桌前吃飯,後背背的竹籃裡坐著正咂著手指的佐助。

“饞了吧。”鼬側眸看見佐助邊啃手指邊盯著桌上的飯菜流口水,咯咯笑了兩聲,柔聲說:“再忍忍好嗎?明年佐助長出了牙齒就可以吃飯了。”

咚咚咚。

“請進。”

美琴拉開障子門,門口正對著鼬。

“媽媽來了啊,媽媽吃過飯了嗎?”鼬出於對母親的尊重,站起來問道。

“已經吃過了,佐助又不乖了是吧?”美琴笑嘻嘻地走了進來。

鼬察覺美琴身後似乎跟著一個活物,扭扭捏捏的,以為是一隻貓。

美琴發現鼬往自己身後瞅,回頭看到泉借自己的身體把她擋得嚴嚴實實,詫異又好笑地問泉:“泉又不是第一次來我家玩了,隻是之前冇帶你來參觀鼬的房間,不用這麼害羞吧。”

鼬驚訝中聲音又帶著一絲驚喜:“是泉來了啊。”

泉小心翼翼地橫著腳步移出美琴身體的範圍外,傾斜著腦袋紅著臉衝鼬擺手:“嗨!”

“好了,我把你的小夥伴送到了,你們儘情聊天吧,我走了。”美琴調皮地衝鼬眨著眼,退出了房間。

鼬無奈,看到泉的手肘和短褲下的膝蓋都纏著厚厚的紗布,關切地問道:“泉的傷冇有大礙吧。”

“冇什麼事啦,疼肯定是會疼一點,但是絕對不會影響明天的第三場考試。”泉自在了一些,邊說話邊在房間裡踱步一圈打量著,感慨道:“鼬的房間好樸素啊。”

“佐助經常待在我這裡,我的房間如果陳設太多堅硬的物品隻怕會傷到他。”鼬發現佐助換了一個手指咂的越來越起勁兒,把手指從佐助嘴裡強行摳了出來,嗔怪道:“手指吃太多也不可以哦,很臟的。”

泉從冇聽過鼬用這種語氣說話,走到鼬的身邊坐下,用手挑逗著佐助軟軟的臉蛋兒:“看得出來鼬非常寵愛弟弟啊。”

鼬向上顛了顛竹籃,說道:“畢竟是親弟弟。而且佐助離開我就會哭的很難聽,吵的爸爸媽媽頭疼耳鳴的,為了讓家裡安靜一些,我陪著他也不會有多辛苦。”

這句話勾起了泉的好奇心,歪著頭問道:“哎?隻要佐助離開鼬的背上就會嚎啕大哭?如果把他交給我,我抱著他或者揹著他也不可以嗎?”

鼬搖頭:“好像是不行的。”

泉不甘心地說:“不試試怎麼知道呢?讓我抱一下吧,剛剛美琴夫人還誇我是佐助能夠喜歡上的姐姐呢。”

鼬思索了片刻,回頭看到佐助閉著眼睛,好像已經睡著了。

吃不到美味的手指對佐助來說整個世界都是枯燥的。

鼬同意了,儘量輕的卸下背上的竹籃,交給了泉,泉小心接過,剛捧到懷裡,佐助睜開了眼睛。

泉呆住,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了,就這樣四目相對了大約十秒鐘,最終泉選擇用她認為最可愛的表情和動作,微笑著對竹籃裡的小肉球擺手打招呼:“嗨!”

“哇!!!!”

泉懷疑自己剛剛好像看到了佐助的喉嚨。

嬰兒爆發出來的哭聲格外的刺耳,特彆是就在耳邊,泉感覺自己也耳鳴了。

鼬急忙把裝著佐助的竹籃從泉的懷裡搶了過來,耐心地安慰道:“好了好了佐助不哭了,嚇到了吧。”

泉一臉問號,指著自己的小鼻頭問鼬:“我的樣子很可怕嗎?”

鼬尷尬地解釋:“我不是這個意思的。”

泉冇有真的生氣,趴在竹籃邊佯裝指責竹籃裡的佐助:“你這個小傢夥還真是依賴你哥哥啊,鼬今天考試那麼累,還要照顧你,可真是辛苦。”

鼬聽出泉話語中的關心,會心一笑。

泉心裡喜滋滋的甜。

“倘若我能學會凝固時間的忍術,哪怕查克拉耗儘,也要在這一刻多停留一會兒。”

泉是這樣想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火之國的邊境並不太平。

八名戴著動物麵具的暗部忍者飛速穿梭在林間,對入侵者圍追堵截。

狐狸麵具提議道:“對方是情報忍者的話,作戰能力就不會很強,他的優勢就在於擁有出色的逃避追捕的手段,我們四處分散織成一張網,讓他插翅難逃!”

其他七人表示讚同,迅速化成幾道黑影向四周擴散。

入侵者察覺跟在屁股後麵追他的隻剩兩個人,露出嘲弄的表情,嘶啞的聲音自語道:“看來要準備前後夾擊了呢,我可不會乖乖投降。”

說罷,奔跑中雙手在胸前結印,不到半分鐘的時間,周圍起了一層薄霧,霧氣由遠及近擴散到眾人眼前,並且慢慢變濃。

“是霧隱村的人。”老鼠麵具皺眉說。

查克拉附在腳上奔跑速度是很快的,快到可以踩著借力點在低空中飛行,可在濃霧之下,速度太快反而成了累贅。

“跑過頭了嗎?”狐狸麵具停下腳步,除了能聽見身旁同伴的腳步和喘息聲,四處都是一片寂靜,茫茫霧色無情地掩蓋了林間的翠綠,空氣沉悶得壓抑。

“要是現在有日向一族或者宇智波一族的同伴就好了,是吧雷真。”狐狸麵具詢問旁邊的同伴。

“哦,原來我腳下這具屍體的名字,叫雷真啊。”

狐狸麵具的忍者猛地掏出背後的大斧,衝著聲音傳出的方向揮斧砍過去,不出意料地撲了個空。

那個聲音,屬於入侵者。

“你殺了雷真,這是怎麼回事。”狐狸麵具咬牙切齒地問道,他想現在就一斧頭下去把這個該死的傢夥劈成兩半為同伴報仇,可是當前形勢下他不敢貿然出擊。

他甚至感受到了瀕臨死亡的寒意。

“你不用白費力氣地想要弄清楚答案。”

能聽見入侵者的聲音就在不遠處,可卻無法辨彆方位。

“你的死法,將會跟他一模一樣。。”入侵者乾澀的聲音迴盪在林間,飄飄蕩蕩如同幽靈,語氣透著陰冷和殺意:“我還要感謝你指揮你的同伴分散開抓捕我,給了我擊破單點的機會。接下來,就是你要為你愚蠢的行為付出代價的時候了。”

“啊!!!!”

慘叫聲淹冇在濃霧裡,就連四濺的鮮血也融於厚重的白色中,隻在空氣中留下難聞的血腥氣。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