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雲英小說 > 古典架空 > 千金公主:毒辣女帝黑心蓮 > 第10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千金公主:毒辣女帝黑心蓮 第10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孫景寧經過一晚上的休息,好不容易纔平靜下來的情緒,又被南枝和三皇子給成功攪亂了。

在隨意的應付了南枝兩句之後,孫景寧摸著自己有些饑餓的肚子。輕聲詢問南枝:“南枝,吩咐下去,本公主餓了。讓禦膳房儘快將餐食呈上來。”

聽到孫景寧想要吃東西,站在一側的南枝依舊保持著淡淡的微笑,恭敬但卻不容反駁的說:

“公主殿下見諒,最近宮中動亂不休。未免有歹徒通過禦膳房下毒行刺各宮貴人,三皇子殿下特意下令,從今日開始,禦膳房不再對外開放。

奴婢知道公主殿下腹中饑餓難忍,但還是請您再擔待一會兒。不久之後,三皇子殿下會特意派人來為我們送吃食的。”

得到這個結果,即便心中十分氣惱,但孫景寧還要維持著麵上的樂意。她若無其事的說:

“三哥所慮周全,倒是我這個做妹妹的考慮欠周。既然這樣,那南枝你就先親自服侍本宮梳洗著裝吧。總不好蓬頭垢麵的讓人笑話了去。”

“謹遵公主殿下令。”

南枝臉色一僵,有些不大情願的屈身行了一禮。接著吞吞吐吐的走出寢宮。

看著眼前南枝臉色有一瞬間的不自然,孫景寧心中暗爽不已。

“賤婢,以為身後站著我三哥就可以隨意拿捏本公主了嗎?我是主,你是仆。本宮讓你服侍我,看你還有什麼理由推脫不乾。跟我玩,你還嫩了些。”

走出大殿的南枝,臉上掛著的假惺惺笑意一瞬間垮掉,露出裡麵陰狠的神色來。口中不斷的咒罵著孫景寧:

“該死該死,真該死。要不是三皇子承諾我…。本姑娘怎會來服侍你個死丫頭,不知好歹。你給我等著,此仇不報,我南枝還有何立足之地?”

抱怨發泄完情緒之後,南枝調整好自己的神態儀表。不情不願的去完成孫景寧安排的梳洗任務。

南枝這一去就是近小半個時辰。等在床榻之上的孫景寧已經十分不耐煩了。壓抑的火氣以及腹中不斷傳來的饑餓感。讓她冇法再靜靜等下去。

利落的翻身下床,隨意套上一雙鞋襪,孫景寧就快步走到寢殿門口,伸手推開大門向著殿外張望。

看著外界空無一人,連個鬼影都冇有,孫景寧有些後悔的低聲自責道:

“早知道剛纔就不為難南枝了,這下倒好,到頭來受苦受罪的還是我自己。這賤婢也不知道跑哪去了,這麼長時間也不將水打回來,還有那送飯的人呢?怎麼還不來?真想餓死本公主嗎?”

說著說著,孫景寧的委屈又一下子翻湧上來,淚花不斷的在她的眼眶之內打轉。她有些委屈的說:

“父皇在世之時,誰敢這麼對待本公主,我早就二話不說的將他亂棍打死了。如今可倒好,一個小小的奴婢都能踩在我的頭上。這日子真是冇法過了,還不如讓我隨父皇兄長一塊去了呢。嗚嗚~”

不知是故意跟她作對還是怎麼的。正當孫景寧傷心委屈不已之時,一陣刺骨的冷風又迎麵吹來,將她單薄的內襯儘數打透,凍得她渾身一抖。

被這早上泛著冷意的風一吹,孫景寧當即也不再迎風落淚。雙手抱著臂膀,快速的退回寢殿之內,重重的將大門一關,轉身回到梳妝檯前坐著繼續委屈了。

哭到後來,孫景寧本就未曾徹底消腫的雙眼更是變得異常可怖。看著梳妝鏡裡未曾有之前美貌的自己。孫景寧硬生生的壓製下了情緒,不讓自己繼續落淚。

“本來我過的就夠慘的了,若是這張美臉再出了什麼意外,本公主真是無處可哭了。”孫景寧一邊對著鏡子顧影自憐。一邊小心的用手指按壓著紅腫的眼眶,希望它可以消些腫。

另一邊的南枝,看著時間已經過去了這麼長。自知不能做的太過分。當即揮揮手,招呼早就準備好的小宮女太監們,出發去服侍孫景寧。

一行人以南枝為首,浩浩蕩蕩的奔著孫景寧的公主寢殿而來。看著倒不像是奴婢去服侍主人,而像是去打仗的。

孫景寧坐在梳妝檯前,聽著宮殿之外響起的越發清晰的腳步聲。知道這是南枝回來了。

“賤人,還知道回來。看本公主一會怎麼罰你!”

回到寢殿之前的南枝,倒也聰明。並冇有立即進內,而是站在殿外,輕聲呼喚著孫景寧。

“公主殿下在上,奴婢南枝回來了,現請殿下責罰。奴婢自知以一己之力無法服侍好殿下,故此去尋了其他姐妹幫助。

本應立即帶著大家回來伺候您梳洗,誰知因宮中動亂的原因,皇宮之內已經不再有熱水供應。無奈之下,奴婢等人隻能自己劈柴燒水,以保障殿下不受寒水侵擾。故而回來的有些晚。

千言萬語,罪該萬死都是奴婢一人之責。請殿下儘管責罰。但請您饒了其他姐妹,奴婢扣謝殿下大恩。”

說著,南枝將手中抱著的小木桶放在一側。掀起裙襬,結結實實的跪在地上。頭衝著孫景寧的寢宮,硬生生的磕了個響頭。

跟在她身後的其他婢女太監,也學著她的舉動,呼啦啦的一幫全都跪了下來。口中不斷的呼喊著“請殿下責罰。”

坐在殿內等著人來伺候的孫景寧,當即被打了個措手不及。原來打算的責罰南枝一事,被對方三言兩語給弄的無法進行。

此刻罰也不是,不罰也不是。孫景寧真正的騎虎難下,進退維穀。無論她現在做什麼,好像都不對。

猶豫半響之後,孫景寧還是歎著氣,無奈的吃下了這個啞巴虧。轉身將一旁的狐狸大衣拿下,披在身上。接著推開寢殿門,看著眼前跪下的一幫奴仆說:

“南枝,你這是說的哪裡話?你我主仆二人一場,本應齊心協力。本宮又怎會因為這一點點小事而責罰於你呢?更何況這是事出有因,又不是你的過錯,快快起來吧。”

自覺勝了一把的南枝,也不再故作姿態,率先站起身來。接著對孫景寧說:

“奴婢謝殿下不罰之恩,但殿下,這其他的姐妹,不知您要怎麼…。”

孫景寧的銀牙咬的嘎吱響。怒火一丈又比一丈高,但臉上還要維持著虛假的笑意說:

“大家同為姐妹。本宮又怎忍心責罰,都快快起來吧,地下寒涼,莫要傷了身子。”

邊笑著看一幫奴仆應諾站起了身。孫景寧邊在心中暗罵:

“一幫不知好歹的賤婢,居然讓本公主跟你們自稱姐妹。奇恥大辱,真是奇恥大辱!”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