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雲英小說 > 都市 > 天才萌寶:素手遮天俏孃親非我良人 > 第2254章 這條狗也叫楚明月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天才萌寶:素手遮天俏孃親非我良人 第2254章 這條狗也叫楚明月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2254章這條狗也叫楚明月

“這段日子,要是閒的冇事乾,就多去揍揍人。”

楚月眯起眼睛笑了笑,扭身往外走去。

“大哥。”

卿若水忽而喊道,眉頭狠狠地皺了皺。

“嗯?”少年回眸。

“你喜歡的人,會嫁給你嗎?”

曆曆在目的是,一幀一幀畫麵彙聚成的幻燈片。

兵荒馬亂的亂世,劍帝一劍指天。

百鬼之森的深處,小狐狸每日在樹梢發呆。

他撥開腥風血雨,踏屍山骨海,一步步堅定的走向她,九萬年如一日,不曾有一刻的變過。

“會。”楚月勾起唇角,“他是這世上最好的人兒,也是我最愛的人,不管過去多少年都不會改變。若水,人和人之間是不一樣的,每個人遇到感情時的表現和覺悟,也是不一樣的。武道也好,感情也罷,都是如同步履人間,去走吧,走一條永不後悔的路,去撞吧,把南牆撞碎,頭破血流的看看你固執堅持的到底是什麼,是好是壞,不足外人道,唯你自己能夠品得。”

說完這麼一番話,少年就消失在了卿若水的眼前。

卿若水神情恍惚,似懂非懂,寒色如雪的眸醞著年輕人的倔強。

夜深時分,阿蓮在紅鸞院等了很久,都不見卿若水的到來。

她猶豫少頃,穿上夜行衣,將自己與夜色融為在一體,悄無聲息的下山去。

天驕山上,梧桐樹下,楚月靠在無名碑旁,自言自語地問:“師父,你說,她在想什麼呢?”

孤獨的墳碑無迴應,卻有晚風捲來落葉,恰好落在了她抬起的掌心。

“師父。”

“是你嗎?”

四周靜謐如斯,泛黃的落葉微微起。

......

星雲宗內的銀河酒館,占地麵積很大,在東麵的地方,四周群山環繞,湖水蜿蜒,還有數不清的亭台樓閣。

阿蓮進入銀河酒館,被人帶著到了最裡頭的密室。

“石小姐。”阿蓮低頭道。

“卿若水突破至二十一星,你與他同床共枕,不知此事嗎?”石清蓮不疾不徐地倒酒,問得雲淡風輕。

“他在防著我。”

“他愛你,從來不防著你。”

石清蓮的語氣,多了意味不明的危險。

她抬起眸,戲謔地望著步步生蓮的阿蓮。

“葉楚月。”阿蓮解釋說:“是葉楚月防著我,此人,看似愚蠢,實在是聰明到可怕。那日,皇甫隕把我送來星雲宗的時候,隻隨意一提,葉楚月就知道皇甫隕喝醉的事與我有關了。她心思縝密,又過度敏感,並且時刻盯著我。”

皇甫隕喝醉酒的那晚,她聽從石清蓮的吩咐,想要套出皇甫隕的話。

那段時間,星雲宗和鋼鐵刀宗正在爭奪十座山礦的所屬權。

“如你所說,葉楚月這人,確實是個狡猾的對手。”

石清蓮給她倒了一杯酒,不經意地問:“我聽說,葉楚月這人,生得比女人還美,百裡熙更是喊她為公子美人,你覺得,她像個女人嗎?”

阿蓮眉頭緊蹙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石小姐。”阿蓮睫翼輕顫,嘴唇都在哆嗦,湧聚著水霧的眼睛浮上了一圈緋紅,哽聲道:“我可以肯定,她不是女人。”

“如何說?”

“她占了我的身子。”

阿蓮把頭壓得很低,“她不僅占了我的身子,還在今晚,讓若水娶我,但我冇同意,因此若水又跟我生了隔閡。我不知道她為何這麼做,難道她不知道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嗎。星雲宗內,誰都說她至純至善,就連憐月、小八那兩個婢子,都恨不得給她掏心掏肺,我甚至不敢與人說起,彆人隻道是我構陷於她。”

“你說真的?”石清蓮站了起來,“何時發生的事?”

“就這段時間,她服食聚元丹身子好了之後,每個晚上都來我的紅鸞院,整整七日,從晚上到清晨。還威脅我,讓我不要說出去,否則我必然聲名狼藉,淪為星雲宗的恥辱。”

“......”

石清蓮默了默,看著阿蓮的眼神多有複雜之色。

沉吟半晌後,才低聲說:“若事情如你所說的話,她之所以這麼做,是在懷疑你,讓你無心去看管卿若水,讓卿若水安心突破到二十一星,而你,一無所獲。此人,陰毒至極。”

“好了,回去吧,既然她要卿若水娶你,你嫁就是了,至於葉楚月對你的不軌之事,也彆放在心上,左右都已經發生了,而且她既生得好,又是若水大哥,你也不虧。”石清蓮擺了擺手。

阿蓮抬起柔荑般的手,手背輕輕擦拭掉眼尾的淚痕,朝石清蓮款款行了行禮,便披上鬥篷,走出銀河酒館。

石清蓮放在桌上的手指有節奏地敲打著桌麵,細長的柳葉眉微微蹙起,歪著頭目光深沉地盯著前方看。

她右手一揮,麵前的空中浮現了用金光文字有序懸浮的資料。

“葉楚月,楚明月。”

“楚帝,葉楚月。”

“蕭離,屠薇薇,葉楚月。”

她低聲吟道。

若非阿蓮說她與葉楚月有了肌膚之親,石清蓮當真會懷疑星雲宗的葉楚月,就是帝域的那一個。

畢竟流落在外的人,誰知道是不是雲喚海的親生兒子。

葉楚月若要來海神界,若是女扮男裝的話,又與蕭離、屠薇薇分離,那就說明,她必然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不過,若事實真是如此的話,直接用同樣的名字,未免太大膽了些。

泱泱海神,大千武道,同名並非罕見之事。

“天驕山的那一位,既非下陸楚帝,那楚帝去了何處?”

“楚帝,劍帝,莫不是去什麼隱秘之地,過神仙眷侶的日子去了?”

“但他們兩個都是心懷大義有滿腔抱負的人,又怎麼會隱於世間?”

石清蓮百思不得其解。

忽而,她的肩膀紅霧氤氳,出現了一隻醜到不堪入目讓人窒息的毒鳩。

眼歪嘴斜不說,還是大小眼,左邊眼睛指甲蓋大小,右邊則如嬰兒拳頭那般大。

毒鳩的叫聲更難聽。

它叫了一聲後,浮在空中的金字畫麵,猶如書卷般被翻了一頁,出現了許許多多“楚明月”的人名。

毒鳩:“這些都是下陸和海神界內叫做楚明月的人,有兩千多個,從哪個開始查?”

石清蓮:“......犬是什麼意思?”

毒鳩:“哦,這條狗也叫楚明月,這不是擔心有漏網之魚,詳細點總冇錯。”

石清蓮:“............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