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雲英小說 > 曆史 > 大唐貞觀反王:逆子,你敢反你爹 > 第10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唐貞觀反王:逆子,你敢反你爹 第10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今夜的長安城頗為動盪。

不過若嚴格說來,也唯有禮泉坊有些喧鬨而已。

畢竟朝廷的宵禁令,可不是人人皆敢違背的。

即使心中萬分好奇,百姓也不敢出門觀望。

待一炷香之後。

不良人頭目步行而來,看著地上的屍體滿心憤恨的啐了一口,便毫不遲疑的轉身離去。

青皮命賤,能活著已屬不易,他又怎會貿然出頭。

更何況他如今更擔心李昊事後尋他麻煩,哪兒還有心思為下屬鳴冤。

一旁騎馬而來的金吾衛郎將見之,鄙夷之際卻又似乎受了某些提點。

同樣隨口怒斥兩句,便果斷帶著手下小將迅速逃離現場。

自李昊拿出越王令牌始,這便是帝國頂尖人物之間的爭鬥。

似他這等小世家出身的人,最好還是儘量避免牽扯其中。

半個時辰之後。

神情疲憊的長安縣縣令,方纔陪著一名年輕的刑部官員緩步而來。

顯然麵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,冇有一方衙門願單獨處置承擔後果。

二人如同離去的頭目郎將一般,極為厭棄的看了眼冰冷的屍體,便不置可否的領著隨從衙役轉身離去。

唯一不同的是,二人臨行之際命人帶上了李昊。

無論如何,當街殺人皆是觸犯唐律之大案。

即便李昊事出有因即便他手持越王令牌,也必須先去大牢走上一遭。

至於結果如何,那便唯有等待聖心獨斷了。

畢竟此事已然牽連越王李泰,以及世家門閥。

……

太極宮。

東宮。

顯德殿。

一名身著明黃常服,頭未著冠的中年男子正坐在禦案之後,一言不發的批閱著奏章,威嚴的臉上看不出半分喜樂。

不問可知,此人便是極要麵子,又誌向高遠的唐太宗李世民。

當然,此刻他還活著,誰若敢提太宗二字必死無疑。

片刻之後,李世民疲倦的打了個哈欠,晃動著脖子伸了個懶腰。

此時已然臨近深夜,除他之外宮中貴人大多皆已安寢。

可是作為一國之主,麵臨如今處處災荒,朝廷又糧草錢銀匱乏,無力賑災的困難局麵,他哪兒還有半分睡意。

且今日尚書右仆射房喬上奏,關內道的旱災越發嚴重,沿途逃難百姓已有易子相食之象。

而朝廷好不容易籌集的十數萬石救災糧食,竟連半月也未能撐過去。

如今各地官府已然無糧救災,唯有派兵四處巡邏謹防百姓作亂。

若是長此以往,不僅關內道民不聊生,恐怕就連國都長安也會生亂。

可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朝廷即使有心救災也毫無辦法。

當然,身為大唐毒瘤的千年世家,手裡必定有數之不儘的糧食可救災民。

但想要讓這些自私自利的傢夥捐獻糧食,無異於癡人說夢。

隻可惜世家掌控天下輿論,儘得萬民之心,即便是他李世民也不敢貿然翻臉。

否則作為造反響馬出身的他,絕不介意派兵強奪。

不過這些困難,尚且在他的承受範圍之內。

真正讓他失眠的,卻是不知從何時起,坊間竟然傳言如今接連不斷的天災,皆是因他李世民弑兄囚父、不為人子,上天方纔降下責罰之故。

若是他李世民依舊一意孤行,頂多一月關中之地便會有天使降臨,懲罰不聽勸告的大唐臣民。

而這所謂的天使,卻是人人敬畏的蝗神。

若是果真如此,他李世民怕是唯有下罪己詔,退位讓賢了。

但下月蝗災,有可能嗎?

“哼!”

念及此處。

李世民冷哼一聲再度俯身批閱奏摺。

但他如今早已心亂如麻,又哪裡靜得下心來。

正在這時,急促的腳步聲突然自殿外長廊傳來。

李世民聞之越發煩悶,隻覺每一下輕微的腳步聲,皆如同敲擊在胸口的大錘一般讓人難受。

“啟稟陛下,長安縣來報……”

殿門外,一名中年內侍戰戰兢兢的大禮拜道。

李世民聞言憤然抬頭,狠狠拍了下麵前的矮幾,怒聲嗬斥道:“混賬!

每日不是關內受災便是河東大旱,今日他長安縣又來湊什麼熱鬨!

滾!

給朕告訴董誌傑,若無天塌地陷之大事,今夜莫要再來打擾朕!”

內侍聞言渾身抖如篩糠,額頭上瞬間漫出一層密集的汗珠。

隻是李世民的性子他太過瞭解,此刻他若是退縮暫時不報,待李世民氣消了,一定會拿他出氣。

“陛……

陛下。

據越王李泰提起,此番或許是好事呢?”

“好事?!

三道受災何來好事?

滾,朕什麼也不想聽!”

李世民胡亂髮泄一通,宛若瘋牛一般喘著粗氣。

待片刻之後,看著依舊賴著不走的內侍,方纔壓下怒火問道:“說吧,青雀又想作甚?”

“呼~”

內侍長出口氣,抬起頭陪著笑說道:“啟稟陛下。

晚膳之事越王前來求見,言稱偶然尋得提煉雪花鹽之法。

此鹽毫無苦味,比之精鹽更勝十倍。

若以此法與世家換取糧食,當可解朝廷之危。”

“什麼?!”

李世民麵露喜色,起身質問道:“這等大事為何不早報?”

“陛下,您當時頭痛難忍,命侍衛把奴婢打了出去……”

內侍磕頭拜道。

李世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想了想正色問道:“那什麼雪花鹽當真比精鹽更勝十倍?”

“是,是的,陛下。”

內侍鬆了口氣。

李世民捏著眉頭思量片刻,警惕的問道:“這雪花鹽青雀從何處尋來?

焉知不是世家在背後使壞?”

“回陛下。

據越王所言,這雪花鹽乃是一濟州百姓偶然所得,並非世家之人所獻。

越王適才已在宮裡親手驗證,此法的確可提煉雪花鹽。

且此法極易推廣,若朝廷大量招募百姓做工,日後必無一人購買太原王氏之精鹽!”

“大善!!!

若果真如此,太原王氏百年之內必將衰敗!”

李世民聞言滿心歡喜,摸著鬍鬚思索著問道:“獻上提煉之法之人是誰,可曾派人仔細查探?”

“回陛下,時日太短,奴婢一時之間無法確認此人來曆。

隻知此人姓李名昊,來自濟州東阿,自稱與宿國公程知節乃是同鄉。”

“哦?

與知節乃是同鄉?”

李世民撫須沉思片刻,斷然揮手道:“傳長孫無忌、房喬、杜如晦即刻入宮覲見。

另:

濟州子李昊於國有大功,賜萬金,賞絹布百匹,封濟州縣男……”

“呃……”

內侍抽了抽嘴角,迎著李世民不滿的目光,急忙提醒道:“陛下,這李昊據說方纔十歲呢!

若是……

若是……”

“十歲?!”

李世民驚訝的眨了眨眼,頗為讚同的說道:“十歲屬實太幼,封賞過重難免惹來百官非議。

既然如此,便封李昊為給事郎,賜百金,絹布百匹,長安城兩進宅院一座,長安縣良田百畝……”

“呃……

陛下……”

“混賬!

又有何事?”

“回陛下。

這李昊今夜殺了人,如今還在長安縣大牢裡關著呢!”

“xxoo!!!”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